談性別歧視:凡為「人」都不是愛滋的絕緣體 1

衛福部提供

楊惠中/勝瑿律師事務所執行長、陳柏銓/勝瑿律師事務所合夥律師

近因婚姻平權的議題,無奈愛滋病又無奈被有心人士散布恐懼、造謠,對防疫無任何幫助。這幾天各大報都出現以顯著位置處理的「男男性行為燒健保20億」的訊息。經查,並不是該報記者所撰寫,而「看似報導,實際上是花錢購入的廣告」。而且是惡意解讀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報告的反婚姻平權廣告。

何以知此為惡意解讀官署的報告廣告?因疾病管制署公開鄭重澄清,11月25日至27日間未曾於任何媒體刊載愛滋相關議題廣告 (內附相關廣告照片及疾病管制署新聞稿)利用偏見與歧視意涵,故意傳遞片面或錯誤解釋的資訊,是不道德的。疾病管制署立即澄清的動作,醫師、立法委員林靜儀於粉絲專頁公開肯定。

由於愛滋病早期於特定族群間流行,因此許多人誤認愛滋病僅會發生在男性身上。根據疾病管制局2016年10月底的最新統計報告顯示,台灣的愛滋感染者總數已高達34,060人(含本國籍與外國籍),其中本國籍男性感染者佔94.14%,女性感染者則佔5.86%;其中,被認為是「良家婦女」的「家管」則有269人;經母子垂直感染的愛滋寶寶,歷年累計個案數已有33人。

傳染疾病的預與控制若只處理「性別」的問題,反而會將女性推向愛滋的感染風險中。依照流行病學的觀察,我們可以歸納出愛滋病的傳染方式應與「體液」高度相關;而非只是會發生在單一「性傾向」或「特定性別」的疾病。事實是,愛滋病是身為「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的疾病。

女性與愛滋病的關聯性是不能夠被社會所接受的。縱使現在政府大力推廣孕婦的產前篩檢及愛滋的「免費匿名篩檢」服務,這樣的篩檢政策固然對於女性健康關懷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起步,但如果只強調與訴求「維護女性健康」、「減少國家財政負擔」;縱使女性放下身段前往篩檢,似乎仍無法擺脫各種懷疑的眼神與疑問,如此不友善的篩檢過程與就診環境,反映了社會對於女性的不合理約束。

在期待病患隱私和沒有偏見的醫療服務的同時,女性是不是應該在醫療場域中退席?對於女性的排擠反映在衛生數據上的統計,反而透露了臺灣女性在醫療體系中受到壓迫的命運。

如果歧視者、媒體、政府體制環境本身已失去了控制或自我約束的能力,甚至傷害他人仍不自知,沾沾自喜於製造了引眾人注目的奇觀(例如國防大學涉嫌歧視愛滋學生的「阿立案」驚動聯合國愛滋病組織(UNAIDS)來信表達關切)。那麼,我們怎敢期待旁觀者能夠意識到該阻止這種讓人羞愧的慘劇再度發生?

時至今日,愛滋早已不再帶來死亡,醫界與民間的努力,多是致力於痛苦與羞辱的減少與去除,使愛滋感染者可以健康生活、持續貢獻社會與成就自己。因此,有必要重新認識愛滋,不應該再視愛滋為一個錯誤,更不應該以愛滋作為攻擊同志或任何一個族群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