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在社區接受照顧的權利 - 以愛滋感染者為例 1

楊惠中、黃文鴻
(內政部:社區發展季刊)

摘要

病患(Patient/Kranker),是指醫護人員實施醫療、護理行為之對象,同時亦是醫護人員必需對其醫護法律責任的人(李聖隆,2003)。僅不過,隨著現今社會的高度分工複雜化及多元化,加上醫學科技突飛猛進地發展之下,「病患」這樣的主體,若仍僅限制於過往之「機構內」的醫療照護,恐怕對於「現今」病患之基本權利保護,似乎有其保障不週之缺憾。

本文為突顯病患回歸社區的重要性與合法性,遂以受污名較深的愛滋族群為例進行分析。自從1996年發明雞尾酒療法以來,愛滋感染者的住院率、住院日數已大幅減少。大部份感染者身體功能尚佳,若提供適當的社區照顧,感染者即不需留置於機構。但因社會對愛滋病的污名與歧視,感染者遭受邊緣化之情形時有所聞;倘若感染者無法獲取社區中之資源,其就醫意願亦相對較差,生活品質呈現每況愈下。

本文以病患當然應具備於社區接受照顧的權利作為結論,並建議國家應整合社會行政及衛生行政,對於病患回歸社區的繼續照顧,能夠更加完整。

關鍵字:病患、社區照顧、愛滋病

壹、前言

該研究將探討病患回歸社區的必要性與可能產生的問題,以及建議實際可行之策略,以供衛生/福利專家與決策者之參考。

一間收容22名愛滋病友的「關愛之家」,於2005年6月17日自三重搬進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現址,因為警方「不經意地」將收容愛滋病患的消息曝光,遭到當地居民強烈反彈,附近居民以擔憂受傳染愛滋病為由,要求關愛之家儘速遷離,否則不排除發起大規模抗爭活動 (民生報,2005)。

根據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之規定,因業務知悉感染者,資料無故洩露可處3萬至15萬罰鍰。後文山區興家里里辦公室與台北市社會局、消防局和衛生局共同會勘,並未發現關愛之家租屋處有任何違規,僅里長劉宗勳強調,當地社區人口稠密,不適合愛滋病患居住,希望內政部、疾病管制局短時間內劃分權責,否認將有不理性的破壞或抗爭行動 (聯合報,2005)。

楊惠中、黃文鴻 (2006),「病患在社區接受照顧的權利─以愛滋感染者為例」,內政部:社區發展季刊,第113期,頁185-195。

勝瑿法律事務所 X 又勝律師事務所
(轉貼/引用,煩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