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林全對於愛滋學生歧視案幫助留有餘地,造成國防部、衛生福利部彼此仍不願意退讓,後續就是這樣歹戲拖棚,未根本解決。此案已成法律學系公法實務案例教材…(如此對國家機器有傷)。

國防大學涉嫌歧視愛滋學生的「阿立案」,已延燒一個多月,除了國內輿論熱烈討論,更驚動聯合國愛滋病組織(UNAIDS)來信表達關切。在蔡英文總統要求下,行政院長林全日前於政務會議中表示國防部應儘速給阿立同等學力證明,並暫緩對阿立追討80萬元公費;衛生福利部也認定校方確實有歧視行為開罰100萬罰鍰(但國防部仍然有意見,聲明將依法定程序提出行政訴願和行政訴訟)。

弔詭的事,行政院(最高行政主管機關)既已對「阿立案」作出決策,其轄下的國防部得否堅持自身立場對抗行政院?又得否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救濟?此涉及到「行政一體原則」的適用。

行政院仍是解決部會爭執的「主管機關」

按訴願法第4條第7款規定:「訴願之管轄:…七、不服中央各部、會、行、處、局、署之行政處分者,向主管院提起訴願。」故今國防大學不服衛生福利部之裁罰處分,其訴願對象應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而由行政院訴願委員會審議並作成決定。如此一來,最後這個事件的處理決定權「又」回到了行政院的手上,雖然行政院訴願委員會是由獨立、專業的委員組成,但也必須基於法律作出決定書。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4年度訴字第196號判決(即國防部勝訴案),亦承認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得基於感染者保障條例,作出相關處分,只是不能「推翻產生形式存續力」之退學處分。因此,此次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所作成100萬元裁罰處分,應屬有據。

本案的重點在於「歧視行為」以及「保障免受歧視的自由」。為避免紛爭持續延燒,共同上級主管機關(行政院),應即時、盡早介入協調,最後結果是否裁罰仍屬其次,重要的是依操行而退學處分是否符合比例原則?退學有沒有特別經過外部獨立或多元專家評議?如何避免之後再出現類似的紛爭?

愛滋學生歧視案歹戲拖棚,有傷國家威信。「行政一體」下之「合目的性」監督是「糾正」,不是「尊重」下屬機關侵害人權的行為與意見。偽善、兩面討好,又解決不了問題的行政院長官之所謂的「尊重」國防大學或國防部之意見云云,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官官相護!行政院既然說尊重國防大學的意見,那麼行政院訴願會要如何糾正其不法、不當呢?如果不考慮退學處分的專屬性或判斷餘地,甚至可以依行政程序法117條撤銷退學處分;至少可以讓國防部「奉命不上訴(訴願)」。

(備註)

◎依憲法本文第53條規定:「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14條:「上級機關對所隸屬機關依法規行使指揮監督權。」同法第17條:「機關首長綜理本機關事務,對外代表本機關,並指揮監督所屬機關及人員。」

◎國防大學之主管機關為國防部。雖然退學處分已經確定;但是依照行政程序法,上級機關(國防部甚至更上級的行政院)還是可以依職權撤銷一個確定的違法行政處分。上級機關應該做的是─在接到申訴成立,令其(國防大學)限期改善後,依職權撤銷退學處分,而不是一再地允許提起訴願以及行政訴訟!